农村少年“手机病”调查:沉迷游戏要挟父母充值


新华社长沙9月6日电:威胁父母要补足他们的钱。当对名农村青少年“手机疾病”进行调查时,支持他们“成瘾”谋生

新华社记者袁如婷

17岁湖南岳阳农村青少年肖涛(化名)。沉迷于手机直播软件后,他威胁父母不要吃不喝给钱。仅在两个月内,手机充值就超过2万元。

与小陶类似,一些农村青少年手机里装满了游戏和直播软件,已经成为现实世界中的“潘多拉盒子”。一旦打开,后果就会随之而来。

主播的吸引力:农村儿童患有“手机疾病”并消失。

现实世界中的小陶,自卑,沉默,缺乏交流,16岁进入职业学院后,“经常被欺负”今年7月,他带着手机回到了乡下的家中。

在“有钱就有装备”和“有钱就有回报”的虚拟世界中,金钱是最简单、最残酷的交换生存感的方式,而补足的金钱可以买到身份感。对于这种看似温暖但实际上却轻而易举的认可,小涛毫不犹豫地以各种方式胁迫他的父母去获得更多的钱。

像小涛一样,现实世界中一些沮丧、偏执、内向的农村青少年,因为奢侈浪费,成为了网络主持人亲密称之为的“大哥”,成为玩家崇拜和追随的“大哥”,或游戏力排行榜上的“王”。因为他们沉迷于虚拟社交的乐趣,所以他们患有“手机疾病”。

湖南郴州一所农村中学三年级班主任兼化学老师吴姚娟担心学生的“手机疾病”。吴姚娟学校留守儿童的比例约为80%。“绝大多数孩子会强烈敦促在外面工作的父母购买手机。他们冬夏假期的生物钟是通宵玩游戏,早上睡觉,下午起床继续玩。”

吴姚娟观察到喜欢玩手机的学生“晚上上瘾”,所以他们白天变得昏昏欲睡,甚至在课堂上睡着了。她曾经有一个学生在三年级第一学期的化学能测试中得了80分以上,然后在第二学期滑落到40分以上,再次失败。“后来我了解到,因为我在第一学期表现很好,我妈妈给了我一部手机,然后我的孩子们经常玩游戏,一直玩到凌晨1点或2点。”

带“支持”的支持旅游:让青少年上瘾。

在反网瘾社会组织志愿者廖邱斌看来,农村儿童,尤其是留守儿童的“手机疾病”,将在春节后“爆发”

今年3月,一位焦虑的父亲加入了受害者的在线帮助小组。父亲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工作,回家过春节。这个孩子拿着手机玩游戏。春节花费超过2万元。“留守儿童在父母回家过春节的时候偷偷用手机玩游戏和充电。最高金额超过20万元。”廖邱斌说,在他们处理的案件中,父母试图联系一些在游戏市场结束时打架的小公司,但他们无法追回任何钱。"这家公司盈利了,几个月内就被注销了,找不到了。"

更可怕的是,“发大财”的小公司使用各种方法,甚至求助于“支持”来吸引游客。一些沉迷于虚拟世界的青少年已经成为廉价的赚钱工具。

程飞(不是他的真名),曾经当过“支持者”,告诉记者这些公司,委婉地称之为某某网络技术公司,在一些电脑城市和办公楼里租了几个房间,聚集了一群16-20岁的学生,其中很多是暑假学生,同时挂了很多游戏,中午上班一直到凌晨。

他们组成一个2-3人的团队,加入游戏中不同的帮派,故意挑起事端,引发冲突,然后带头收费,命令帮派成员一起集资互相争斗。筹集“拓”的公司与一些游戏公司有联系。其他的充满了真正的金钱和白银。他们只是改变他们账户的价值,然后这个游戏区的充值金额将从公司的佣金中扣除,

青少年成为游戏用户的主要群体之一。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患有“手机疾病”的青少年有一些共同的特征,如更多的空闲时间、更少的娱乐频道和更窄的社会联系。其中,农村地区,尤其是留守家庭,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。

"除了呼吁家长和学校加强教育控制和青少年加强自我控制外,我们还应该建立更完善的机制,提高门槛。"廖邱斌认为,手机游戏应该对支付金额有更严格的限制,如单一支付限额、集中充值监控等。此外,在游戏注册中应更严格地实施实名认证,并引入人脸识别。

我们如何帮助沉迷于手机的农村青少年?廖邱斌建议,一方面寻求专业心理咨询机构的帮助,高度重视和科学治疗青少年手机疾病;另一方面,父母也应该带孩子参加更现实的社会活动,给他们尽可能多的陪伴和关心。“在儿童人生观和价值观逐渐形成的关键时期,我们应该更加警惕虚拟世界中狭隘、极端和暴力的倾向。”

长期关注农村青少年成长的社会组织“春雷公益”秘书长刘悦告诉记者,她所在的公益组织在暑假期间为农村留守儿童组织了夏令营,或者带农村青少年进城开阔眼界。当一个丰富多样的社会平台建立起来,它对农村青少年摆脱对手机的依赖有着明显的效果。

——